又是浪射表演又是1比0暂时登顶的多特蒙德进步了吗?

又是1比0,多特蒙德周五晚依靠队长罗伊斯第16分钟的进球击退赛前积分与净胜球相同的霍芬海姆,拿到了德甲前5轮的第4场胜利,也是第3场1比0,在柏林联盟与拜仁慕尼黑周六下午鹬蚌相争之前暂时登顶。主帅特尔齐奇承认,他们只是踢了半场好球,“下半场发挥得不是那么好。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创造出了三四次绝佳机会。1比0获胜,我们保持不失球到最后,但我们完全可以去庆祝第2个进球。”

上轮做客降级热门柏林赫塔,多特蒙德依靠莫德斯特第32分钟的头球破门拿下了比赛。而首轮主场对勒沃库森,罗伊斯第10分钟打进了可能是德甲史上距离最近一球——他在皮球已部分滚过球门线,多特蒙德都是先扬后抑,上半场发挥出色并创造出多次得分良机(对勒沃库森时其实在阿德耶米23分钟伤退后就停止了进攻,只是对手同样踢得一团糟),下半场就失去了对节奏的控制,场面过于大开大合,甚至变得被动挨打。

本场罗伊斯首开纪录的进球是一次精彩的团队配合,首先来自重新首发的英格兰新星拜诺-吉滕斯左边路带球内切横传,然后是布兰特在禁区弧内顺势右脚凌空一敲送到小禁区前沿,贝林厄姆与罗伊斯形成“双鬼拍门”,小贝在两人夹击下勉强伸出右脚踢空,而没人管的罗伊斯则从后趁机右脚破门。这是罗伊斯第146个德甲进球,也是第60次首开纪录,其中代表多特蒙德是第45次打进1比0的进球,追平已故名宿布格斯穆勒所保持的队史纪录。

随后的短短几分钟内,多特蒙德又接连通过边中结合制造出2次绝佳机会,可惜先是莫德斯特头球脱靶,后是拜诺-吉滕斯踢跐,两次都是小禁区边缘无人防守的情况下未能命中目标。从上一场开始,多特蒙德显然已经学会了更多从边路做文章,以发挥“头球怪物”莫德斯特在禁区内的威力。

半场结束前,贝林厄姆利用个人能力在禁区左侧强行闪开福格特后右脚劲射又被反应神速的鲍曼单掌一挡越过门楣。特尔齐奇大赞球队上半场踢得出色,“我们在进攻端创造了很多得分机会,令对手疲于奔命,一再拉扯出巨大的空间。看上去真的非常非常好。我们在上半场还几乎没有让对手获得过进球机会。”如果能至少多进一球,这个上半场无疑是多特蒙德赛季开始以来在联赛中踢得最好的半场。

然而,当客队在下半场一上来就更换3人,多特蒙德的场面优势立即荡然无存。下半场开局,整个上半场一直死气沉沉的霍芬海姆重现活力,吕特与克拉马里奇连续获得禁区前沿的起脚机会。罗伊斯也承认,球队在换边之后“有点失去了力量”,“随后霍芬海姆也给我们施加了更大压力。”但这支此前豪取3连胜的球队在这个晚上明显没有带上射门靴,而且反扑仅仅持续了大约20分钟就无以为继了,最终在今季首次交了白卷。

正如特尔齐奇所说,即便是在形势不再那么占优的下半场,多特蒙德还是通过反击制造出多次杀机,但小阿扎尔与莫德斯特在禁区内的连续起脚都被鲍曼奋力化解,贝林厄姆接着在小禁区线上头球顶高,最后是莫德斯特在反击中远射越楣而出,这位上赛季为科隆打进20球的老射手还没能在伊杜纳信号公园开张。特尔齐奇指出,球队在创造机会方面取得了明显进步,“这是让我们高兴的地方。现在我们还得学会如何把球踢过球门线,打进球网里。”

大数据显示,多特蒙德的预期进球值达到2.11,霍芬海姆仅为0.54,这至少应该是一场2比0。上一场浪费的机会更多,预期进球值达到3.44(赫塔仅为0.52),多特蒙德完全应该进3个球。拜仁上轮对门兴格拉德巴赫射门35次只进1个球,主要问题出在20次射正绝大多数都角度太正,对于佐默来说其实扑救难度不高。而多特蒙德近2轮如此多机会才打进2球,则主要是因为太多绝佳机会脱靶,总计40次射门里只有12次命中目标,以莫德斯特和贝林厄姆为首的攻击手一再失去准星。莫德斯特加盟4场比赛以来9次射门、4次射正只换来1个进球,而已经射门12次(射正5次)的小贝还没有开张。赛季至今在联赛中已有2球2助攻进账的罗伊斯其实把握机会的效率也不高,他的12次射门足足有9次脱靶。

总是无法提前杀死悬念,使得多特蒙德又一次在比赛尾声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于是连续2轮,特尔齐奇都在比赛尾声换上聚勒,改打三中卫来加强防守,以保住胜果。这样做或许是吸取了对不来梅“黑色6分钟”的经验教训,似乎有失强队风范,但在目前这个重建与转型期,特尔齐奇务实(猥琐)一点无可指摘,毕竟拿3分才是硬道理。

多特蒙德前5轮战绩与上赛季同期持平,均为4胜1负,但进球从17个降至8个,而失球也从11个降至4个,已经完成了3场零封。上赛季罗泽的多特蒙德直到第10轮主场2比0击败科隆才首次在联赛中不失球,踢了足足22轮才完成了3场零封,最终34轮丢了多达52球。

数据明确告诉大家:多特蒙德尽管进攻效率下降,但防守取得了进步。这种变化,不知道能否让高层和球迷满意。但需要警惕的是,2020/21赛季前5轮多特蒙德也是4胜1负,而且拥有更漂亮的得失球——11比2,结果法夫尔后来就中途下课,这才有了特尔齐奇的第一次执教经历。

另一个需要警惕的是伤病问题阴魂不散。经历总伤停超过2000天的上赛季之后,多特蒙德在本赛季又在伤病问题上遭遇“开门黑”,除了阿莱患上睾丸癌这一极小概率的不幸事件,另外3名新援厄兹詹、聚勒和阿德耶米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困扰。厄兹詹因脚伤直到上轮才上演处子秀,聚勒在德国杯首轮踢了半场就因大腿肌肉受伤换下,直到对不来梅一战才替补复出,而阿德耶米联赛首轮对勒沃库森被因卡皮耶踢伤大脚趾而退下火线,上轮复出后踢了一个小时又因脚趾重新出现不适而换下,本场又一次高挂免战牌。

与霍芬海姆赛前,特尔齐奇还透露了另一个坏消息:对不来梅时右肩再次脱臼的达胡德保守治疗效果不佳,不得不接受手术,11月之前都无法出场了。雪上加霜的是,相似的一幕本场重现:拜诺-吉滕斯在上半场尾声沿左路快速突破时遭到卡巴克逼抢,两人之间一次看上去并不激烈的身体对抗就造成了英格兰新星右肩脱臼。特尔齐奇赛后表示:“看上去没什么伤害性的动作,结果造成了严重后果。”目前还不清楚,拜诺-吉滕斯要因此休息多长时间。

周中的时候,多特蒙德还证实恢复训练不久的西班牙小将莫雷又要接受膝盖手术,这一次是左膝外侧半月板出了问题。这位22岁的右后卫由于在2020/21赛季尾声十字韧带受伤开刀,已经远离赛场超过一年时间,如今又遭打击,本赛季复出的前景不容乐观,甚至可能危及整个职业生涯。此外,荷兰前锋马伦因为肌肉问题已经连续3场缺席,主力左闸格雷罗本场则因生病休战,但这两人有望赶上下周二晚主场对哥本哈根的欧冠小组赛。

随着连续一周双赛的“魔鬼赛程”拉开帷幕,特尔齐奇需要有更多身体健康和状态十足的球员,如今情况看上去不甚理想。尤其是在中卫位置,随着阿坎吉在关窗前终于离队,特尔齐奇只剩下3名球员,已经33岁的胡梅尔斯很难一周打满2场比赛,而聚勒在伤愈复出后状态肉眼可见的低迷。本周中,体育主管凯尔在一档电视节目中也承认聚勒的身体状况欠佳,“我认为,他在这一点上可以提高。聚勒对于自己也有相同的期待,他不想中途换上,而想要首发出场。他肯定要把状态调整得好一点,但这也跟一些受伤有关。”

聚勒在对不来梅一战第62分钟替下有些轻伤的胡梅尔斯完成复出,结果在最后时刻被彻底打爆。他在防守当中显得反应迟钝,步伐沉重,对于其中2个失球要负上较大责任。而最近2次替补出场由于时间太短,他的状态究竟有没有明显恢复很难看出来。在多特蒙德官网上,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聚勒的个人页面只显示了身高(1.95米)而没有体重。而《踢球者》网站的数据显示,聚勒的体重为99公斤,跟上赛季一样,准确与否就无从考证了。《图片报》披露,从多特蒙德内部得到的消息,聚勒目前的体重超出理想体重几公斤。

聚勒的身材管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这也是拜仁没有尽力挽留他,或者说他觉得自己在拜仁“缺乏尊重”的一大原因。聚勒曾大胆承认自己爱吃汉堡和喝啤酒,“你觉得其他职业球员不是这样吗?如果我偷懒的话,就不会在如此严重的受伤(注:2019年10月十字韧带撕裂)之后还打进了欧冠决赛。”但愿诚实无畏的聚勒能迅速调整好身体状态,尽快从胡梅尔斯手中接过多特蒙德后防线的指挥棒吧。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