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塞纳=温格:一辈子的枪手一代人的温格

2017年三月,阿森纳作客山楂球场挑战西布朗,突然全场球迷的目光被天空吸引,一架飞机拉着巨型横幅从球场上空飞过,横幅上赫然写着:No Contract,Wenger Out(不要续约,温格滚蛋)。坐在场边西装革履的法国绅士面色凝重的把视线转移到场内,继续思考场上的局势和准备做出的调整。

或许温格已经习惯看到球迷在球队低谷期用疯狂的方式表达不满,正如他们在球队辉煌期爱的疯狂。2005年-2014年之间8年11个月零25天,法国人带领的阿森纳没有拿到任何正式锦标的冠军,更糟糕的是球队核心接连出走,在转会市场上的阿森纳又过于保守安静,让球迷看不到球队的雄心。在那些像伦敦天空一样阴霾的漫长岁月里,温格的球队债务压身、困难重重,让温格下课的呼喊从没停过。2014年阿森纳神奇逆转赫尔城摘下足总杯桂冠结束接近9年无冠的尴尬,又在2015年和2017年两次问鼎。四年三夺足总杯也让球迷戏称其为保温杯,然而部分阿森纳挑剔的球迷显然并不满足足总杯冠军的含金量,总有人用越来越疯狂的方式表达对温格的不满。

近两年,阿森纳和温格似乎遭遇了比之前20年都严重的问题,2017年联赛排名第五近20年首次无缘欧冠,且22年从未季末排名低于同城死敌热刺的记录作古。而本赛季,兵工厂早早退出了争冠行列,战绩惨淡。温格收到了来自董事会的通知,他们将在办公室展开一次会晤。

温格收到信息后就驱车赶往办公室,这几天伦敦的天气并不正常,烈日高悬,最高气温蹿升到了28度。车里的温格明显感觉到有汗珠从两鬓落下,他摇上车窗想打开空调,在一堆按钮中一番尝试过后,他叹了口气,又重新将车窗摇下。

阿尔塞纳,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球队当前的处境,我们尽管少赛一场,但是已经落后欧战区14分了。经济学专业毕业的温格不可能算不明白这简单的数学题,法国人的球队本赛季跻身前四的可能性几乎为0,更耻辱的是他们也基本确定将会连续第二年被同城死敌热刺在积分榜上远远甩开。当然,我也知道,阿尔塞纳,我们本赛季在联盟杯上表现还算不错,但是为了球队,很抱歉,尽管你和球队还有一年的合同,如果您不主动辞职的话,我们可能不得不在赛季结束后宣布你下课。

温格从办公室离开后来到酋长球场,为了让阿森纳拥有这座球场,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里,温格在带队之余还需要确保球队的财政平衡。因为这座球场背后的债务,温格不得不接受每年都有球队中最出色的球员离开,有人踏上追梦的路,有的则为钱离开,有的为冠军出走,而阿尔塞纳温格始终都在。如今,球队财政有所好转,而这位陪伴兵工厂走过22载春秋的老枪手,却不得不试着接受自己将离开的事实。温格又穿过几条街来到海布里,22年前他走上了海布里的草坪正式接过了兵工厂的教鞭,也正是在海布里温格让漂亮足球在英伦风靡,让亨利、博格坎普、皮雷、永贝里走上了职业生涯的高峰。三座联赛冠军,三座足总杯冠军,49场顶级联赛不败,一系列的荣耀和记录让温格天下皆知。

誉之不满的海布里峥嵘岁月,毁之不倦的酋长跌宕春秋,再好的船长也要随着海和风浮浮沉沉,温格也不例外。每天有几百趟驶离伦敦的动车,而这次需要检票的是温格。

温格赛季后离任的消息迅速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消息灵通的媒体已经把安切洛蒂、图赫尔、罗杰斯等名字和阿森纳联系在了一起。而此时阿森纳球迷终于知道温格是真的要离开了,曾经最疯狂的高喊Wenger Out的那批人,有的沉默不语,有的怅然若失,有的陷入深思。而那些温格的拥趸们终于再也不用为温格会不会下课而提心吊胆了,因为这一刻已然来临。

与此同时回到家中的温格立刻投入到周六对阵西汉姆联的比赛准备工作当中,至少在剩下的三个月时间里,他还要为这支球队和他的球员们负责。二十多年来温格一直保持着极高的工作强度,除了带领球队训练,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分析比赛录像。温格60岁才结婚,而65岁即签署了离婚协议,他自知没有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因为除了阿森纳,温格并没有什么生活。因此温格经常显得有些笨拙,正如大家都知道的那样,场边的温格总是找不到可揣兜的口袋,总是拉不上羽绒服的拉锁。但在足球范畴内,温格会痴狂到忘我。据亚当斯回忆,在训练基地吃饭时,温格端着一盘水果和亚当斯聊起了战术,温格用手上下比划导致盘子里的水果滑落到了地上但他丝毫没有察觉,和亚当斯聊罢,温格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转过头问在一侧旁听的亨利:你为什么又偷吃我的水果?

温格的女儿出生在1997年,如今21岁的她还从未经历过父亲不是阿森纳主帅的日子。2006年温格接受采访时说:我在想,回溯到1996年,可能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跟着他爸爸第一次来看我们的比赛,他现在该25岁了,而我是他所知道的唯一一位阿森纳主帅。这让我觉得,(我不仅仅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而是这整整一代人的阿尔塞纳温格。

我们记得曼城上一任主帅佩莱格里尼,曼联的上一任主帅范加尔,切尔西的上一任主教练希丁克,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阿森纳上一任主教练是谁。我们无需好奇,因为夏天到来之时,我们会永远记住,阿森纳的上一任主教练,名叫阿尔塞纳温格。

终有弱水替沧海,再把相思寄巫山。古稀之年的法国绅士转身离去,他不像法布雷加斯走时那般带着喜悦,不像纳斯里走时一脸决绝,不像范佩西走时踌躇满志,不像桑切斯走时的兴高采烈。因为兵工厂之于他们不过是换乘前的站点,而对温格而言,他走完的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是自己的足球人生。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