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迪奥拉的曼城战术打法分析(上)

在佩普·瓜迪奥拉(PepGuardiola)的指导下,曼城已经占据了国内足坛的统治地位,成为欧冠联赛冠军的头号竞争者。本文分析了导致他们目前成功的因素和与众不同的因素,以及他们几乎战无不胜的原因。

截至2018年1月本文发表之日,曼城队本赛季已经赢得了31场比赛中的28场。唯一的一次失利是在冠军联赛小组赛最后一轮对阵顿涅茨克矿工队的比赛,而当时曼城已经在过去的16轮中取得了一席之地。在瓜迪奥拉执教的第一个赛季,曼城经历了坎坷的征程,现在无可辩驳地成为了欧洲足坛顶级强队之一。这足以让我们更细致地研究他们目前取得成功的具体(战术) 原因。

瓜迪奥拉和曼城的联姻从一开始就显得天造地设。一方面,作为一位世界级的名 帅,他调度有方,并以擅长培养拥有超强控制能力的球队而闻名。另一方面,曼城俱乐部准备把指挥权交给一个可以带领他们创造历史的教练。曼城已经加入新富俱乐部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但在国际赛场上,他们仍然有待突破。考虑到自2008年阿布扎比联合集团接手以来已经向该球队投入了数亿元,就曼城在国外赛场所取得的成绩而言,产出相当低。

瓜迪奥拉执掌帅印,可能认为曼城将会全权授予他去转会市场购买球员。即使像瓜迪奥拉这样稳坐教练界前三把交椅的人,没有一支优秀的球队,曼城和瓜迪奥拉的目标也难以实现。加泰罗尼亚人在拜仁慕尼黑展示了他的能力: 他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将个人实力下降对球队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但是,执教曼城是在欧洲足坛建立一支新生力量,与执教拜仁完全是两码事。在瓜迪奥拉入主曼城的18个月里,曼城花了约4.63亿欧元买入新球员,同 时出卖球员获得价值1.3亿欧元的转会费。曼城没有像巴黎圣日耳曼去年夏天那样将大笔资金投在两三名球员的引入上,而是以每人约5千万欧元的身价分别买入约翰·斯通(JohnStone)、勒罗伊·萨内(LeroySané)、 伯纳多· 席尔瓦(BernardoSilva)、本杰明·门迪(Benjamin Mendy)和凯尔·沃克(KyleWalker)五名球员。门迪和沃克在赛季开赛前的加入, 凸显出瓜迪奥拉和俱乐部打算启用高水准的11名首发球员的用意。瓜迪奥拉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把他需要的球队组建起来。曼城目前仍然缺乏板凳深度。虽然他们在后场每个位置都有两名球员,但中场和锋线显得有点单薄。伊尔卡伊·京多安(İlkayGündoğan)从伤病中恢复以来,状态好的时候可以多踢几分钟。在他复出之前,曼城不得不依靠同样的中场配置打了一场又一场比赛。即使算上京多安,在曼城常用的4-3-3阵型的前卫线中,费南迪尼奥也没有合格的替补人选。菲尔·福登(PhilFoden)和布拉希姆·迪亚斯(Brahimdíaz)是为数不多的两名前青年队球员,但他们在比赛阵容中还没有自己的位置,因此乌克兰中场全能球员奥莱克桑德尔·津琴科(OleksandrZinchenko) 获得了更多的出场时间。这说明了曼城虽然整体水平有保障,但不是所有人都是球星。前场三人的情况也是如此,瓜迪奥拉可以从勒罗伊·萨内(LeroySané)、拉希姆·斯特林(RaheemSterling)、伯纳多·席尔瓦、加布里埃尔·热苏斯(GabrielJesus)和塞尔吉奥·阿圭罗(SergioAgüero)五名高水平球员中选择。到目前为止,曼城队出现了两次严重的伤病: 一是9月份门迪的前交叉韧带撕裂,二是最近热苏斯的内侧副韧带损伤。一旦伤病集中出现在同一时刻,则可能毁掉他们对完美赛季的所有希望。

在赛季初期的四场比赛里,瓜迪奥拉有三场比赛尝试3-1-4-2。随后,他把4-3-3 确立为首选阵型,只是偶尔改变一下结构, 就像他最近对阵纽卡斯尔联队那样。曼城 使用的基本阵容看起来很平常,并无精妙 之处。毕竟,在欧洲所有的职业联赛中,它是一种常见的比赛阵型。但是,细节之处不乏瓜迪奥拉的印记。

当前阵容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就是使用“假边后卫”。起初,主要是右路使用了非主流的边后卫,后来法比安·德尔夫确立了自己作为左边后卫的特殊身份。另一个关键角色是防守型中场,通常由费尔南迪尼奥担任,在曼城体系中6号位球员有时被称为“中场自由人”。这个术语代表着,6号位不是随队伍上下移动,而是专门负责接应他面前的两三名球员,同时在后卫线进行协防,特别是当一名中后卫压上组织进攻或由于执行盯人战术被拉出时。

除此之外,在宏观战术层面上,这个阵型没有更多可补充的。瓜迪奥拉只是偶尔尝试角色变化。比如,对阵曼联队时,他安排斯特林踢“假9号”位置,而把热苏斯放在左边,这虽然有点不寻常,但是也有它的目的。在对阵纽卡斯尔联队的比赛中,他换成了双前锋阵型,表现得很抢眼。然而,作为瓜迪奥拉的首选阵型,在大多数情况下,在特殊的防守或进攻阶段,4-3-3阵型极有可能变形。

瓜迪奥拉会根据对手量身订制比赛方案,因此,我们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他的比赛策略。但在曼城的足球风格中,有些选择倾向具有其意义。曼城似乎总是慢热,经常在下半场进第一球,这与他们有条不紊地控制比赛的策略有关。在采取直线传球和高强度对抗之前,他们选择长时间的 控球打法来确立他们的主导优势。

Statsbomb公司的尤安·杜瓦(Euan Dewar)和马克·汤普森(MarkThompson) 在11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截至发表文章时,曼城平均每场比赛20脚以上的连续传球超过5次,这是Opta有史以来所有球队中记录的最大数据。曼城在55%的连续控球可以攻入进攻三区,这说明在瓜迪奥拉的足球理念里,控球的目的不仅仅是巩固防守。曼城决心在战术上和精神上击败对手,这意味着他们希望通过控球粉碎对手进球的希望,同时也要找出对方防守的漏洞。

正如刚刚所说,瓜迪奥拉会根据对手的情况调整比赛方案。如果觉得战术需要做出调整,他会立即实施。在几场焦点比赛中, 面对如由才华横溢的保罗·丰塞卡(Paulo Fonseca)执教的顿涅茨克矿工、热刺或曼联等强队,瓜迪奥拉亦是如此。曼城从开球起就逼抢对方,保持高强度的比赛节奏。整体积极跑动和比赛的高强度是瓜迪奥拉一直以来取得成功的坚实基础。尽管有前面提到的“倾向”,但瓜迪奥拉的战术没有所谓的“蓝本”来规定曼城比赛的节奏、强度和站位。当今足坛,保留一点神秘感对于教练来说十分重要,但仍然有些网站会就球队的战术编写出长篇大论。

在瓜迪奥拉多年的执教生涯里一直擅于通过控球来控制比赛。曼城尤其如此,始终掌握场上主要控球权。瓜迪奥拉指导他的球员要注重“有目的控球”,即弄清楚每次传球背后的意图,是想拉开空间,还是想在防守球员间移动? 这不是Tiki-Taka战术,也不是为控球而控球,而是通过转移球来调动对手移动。通过对比分析本赛季和上赛季的球队整体队形图,显示出瓜迪奥拉足球理念的升级。

赛季初,瓜迪奥拉尝试使用三个中卫,意图最大程度发挥球队作用。控球时曼城 站成3-1-4-2阵型。费尔南迪尼奥在后卫 线前,两名边后卫分别插上助攻到对方底线,协助大卫·席尔瓦(DavidSilva)和德布劳内(KevinDeBruyne)。瓜迪奥拉将热苏斯和阿圭罗一起布置在锋线上。在国内赛场,曼城这套阵容保持不败。但他们的控球率有时并不高,原因在于他们的组织方式存在一系列问题。

曼城在采用3-1-4-2的时候,费尔南迪尼奥这个位置很重要。因为球队控球的时候,他需要负责连接球队的后防线和站位较为靠前的球员。当前场球员已经到位,而球还在后场的时候,费尔南迪尼奥需要选好站位,即一个既能从后场接传球、又能向前传球给队友的地方。然而,这位巴西人常常选位不当。他总是离后防线太近,这就造成向前传球的难度较大,很难保证准度。有时他又站得离进攻型中场太近,造成前场的四名前卫和二名前锋两条线很容易被对手的密集防守盯死。这是因为进攻中的球队为创造空间,需要8号位球员和中锋频繁换位。

有时,前场的二名前锋和中场四人分布的两条线会站成六个人一条线。由于远离本方半场,这导致后卫很难直接传球给中锋。即便一名中锋接球,也因为站成一条线,没有层次,进攻难以取得进球。继续向前推进的唯一途径就是个人盘带或小范围配合,这些在高速下完成的动作需要高超的个人能力,成功率并不高。就进攻组织中的混合稳定性和风险而言,这样的布置并非最佳。前场的密集程度导致向前传递需要的准度大幅提高,这导致曼城的进攻组织出现一些问题。

中前场的脱节常常迫使后卫向前带球,以便缩短传球的距离。中后卫的判断速度比像德布劳内这样的优秀球员要慢,所以在后卫们一边盘带一边观察空当的时候, 防守球员已迅速填补可能出现的防守漏洞。中卫在盘带之后,在无法穿插传递的情况 下,只能将球传给另一个中卫,而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总的来说,当有些空当需要精准传球才能送到位时,中卫的传球能力显得不足,难以把握机会。为了避免失去球权,也为了避免被对方打反击,他们只能选择把球给到另一边的后卫,以期寻找空当。这些情况的反复出现都是由于前场 球员和后防严重脱节所致。

大卫·席尔瓦和德布劳内一旦拿不着球,就会自然而然地回撤去接球,并在防守球员面前做出一些不必要的花哨动作。由于边后卫和进攻球员相距太近,这些操作很容易被对方密集的中场防守看住。至于边后卫往前锋线跑,本意是为打出快速小配合做准备,却事实上帮了防守方的忙。

在对赛季揭幕战对阵布莱顿的比赛分析里,我们谈到这些赛季早期出现的问题。在随后的比赛里,曼城前后场脱节的问题得到改善,球的传递也更流畅。但3-1-4-2 阵型中同样的控球习惯依然存在。也许,6号位一个精准的传球和选位能让该阵型发挥功效,但瓜迪奥拉却选择变阵为最初的4-3-3。而这一做法让曼城由此取得巨大成功。

在曼城的4-3-3体系里,后防线四名球员的选位和防守重点随对手而变。在一些比赛里,两个边后卫不时高位拉开,随后边锋深入创造出来的区域。另外,使用“假边后卫”加强中场区域对中路的控制。稍后将为大家详细分析这套“假边后卫”战术。后防两人中,与奥塔门迪相比,斯通斯 (Stones)更多地负责拿球突破防线并向 前传递。在斯通斯进行冒险尝试的时候,这个阿根廷人会留在后方专注自己的防区,表现得更为保守。在斯通斯受伤期间,奥塔门迪担起后卫向前传送球的责任。最近,队长文森特·孔帕尼(VincentKompany) 担任了防守型中后卫的角色。

中场主要由费尔南迪尼奥担当典型的6号位,位置在后防线前,是球队的枢纽。席尔瓦和德布劳内则是提得比较靠前的8号位,分别负责在左右两侧区域。他们两人时常往边路拉开,寻求与边路球员的配合,或是与边路换位以撕开对方防线,创造空当。

就该阵容中8号位的责任而言,这一位置指一般意义上的中场位置。比如瓜迪奥拉执教的巴塞罗那俱乐部,哈维和伊涅斯塔几乎不会离开中路,因为瓜迪奥拉执意在中路制造人数优势。但在曼城,瓜迪奥拉在控球的第二和第三阶段给了席尔瓦和德布劳内两人极大的自由度,而别的教练无法做到这一点。这可能是因为瓜迪奥拉相信这两名球员的空间意识和在防守球员中移动的能力。当然,也可能是瓜迪奥拉信任他的两名高产边锋可以在中路也表现出一定的威胁性。于是让席尔瓦和德布劳内站住边锋位置,发起更有效地进攻。无论哪样,这都是与过去的“瓜迪奥拉足球”背道而驰,然而,这也印证了他到英格兰后足球理念的部分转变。

曼城在多数组织和推进阶段,进行大范围交叉跑位,边锋持续在对方底线号位的两名中前卫创造了足够的空间,能接球并从容地在防线间移动。由于他们在边路的既定套路,中路常常只留一个中锋。中锋经常会进入中场接球,很少有中后卫跟进。阿圭罗得球后,极有可能立刻开始盘带过人,以避免对方球员合围形成二打一。而热苏斯得球后常常找席尔瓦或德布劳内,随后便调整身体姿势准备接他们的直塞球。

要想解决3-1-4-2中两条线之间位置太远的问题,边后卫在组织进攻时贴近防守人员,让球稳稳地控制在本队脚下。与之前边后卫匆忙压上不同,他们现在站位更靠后,迫使对手提高防守线来关门。这无疑给席尔瓦和德布劳内以及拉开的边锋们创造了空间。之前比赛中最多有4名球员站一条线,造成了脱节问题。在新的阵形体系里,曼城球员错位散开,站位更加均衡。曼城阵形的特点导致对方的防区比以前扩大了。

在瓜迪奥拉的阵型布置里,通过换位搅乱对方阵型是其中一部分。这个换位可以是平行的,如对阵纽卡斯尔时,德布劳内去了右侧边路,而斯特林换到比利时人的位置,站位靠内。除此之外,还可以垂直换位。例如,当伯纳多·席尔瓦在右路回撤得太深要球时,沃克会暂时接替他右边锋的位置。

为了阵型的稳定,球队中这种换位自然有一定限制。尽管有各种方式的移动换位,但在进攻推进至进攻三区前需要保持基本的阵型。这支曼城的球员都享有选位的极大自由度,只要他们保持在基本阵型的范围内。

曼城阵型的构成取决于球场上曼城所表现的特点。球员与球员之间的密切配合体现在流畅的比赛中,不时出现各种斜传,长的短的都有。无论曼城球员们是想稳住控球权或是改变节奏以创造机会,都会选择斜传。斜传出现在换位时更能引起对方的反应,因为他们需要在横向和纵向上调整控制点。横传或向前传递都不会让对方防守体系做出如此大的调整。因此,曼城能够如此轻易调动对手,其中的原因就是这些斜传。

德布劳内选位在防守阵型的两条线之间,这使得他能够接到斜长传以彻底瓦解对方的防守。在接到球之前,他不急不忙地踱步,等到对手转身背朝他时,他旋即跑向事先看准的位置。面对这一特殊情况,防守在他面前溃不成军,而他也得以和热苏斯打出配合并取得进球。

大多数英超球队的防守策略是覆盖他们身后的传球线路,而不是紧逼持球人。在曼城的进攻推进过程中,这就意味着他们能在中线附近自由移动,无人紧逼。因此,曼城把球转移到有威胁区域的主要策略是针对防守计划的策略,即在中场和后防线之间保持紧凑的阵型。

破坏本赛季全英格兰球队的中场防守,主要是靠席尔瓦和德布劳内的串联。他们两人共同的球感、球技和力量为队友创造了无数机会,点亮本赛季的英超。截止发稿时,他俩共送出22次助攻。他们本赛季精彩的表现不仅仅源于他们精湛的球技,另一个重要的成功原因是他们聪明地利用盲点跑位,为自己创造出空间。

德布劳内选位在防守阵型的两条线之间, 这使得他能够接到斜长传以彻底瓦解对方 的防守。在接到球之前,他不急不忙地踱步, 等到对手转身背朝他时,他旋即跑向事先 看准的位置。面对这一特殊情况,防守在 他面前溃不成军,而他也得以和热苏斯打 出配合并取得进球。

席尔瓦利用盲点跑位,在对手的两条线之间狭窄的通道里移动,并且能够更容易和左边锋配合创造空间。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密集的防守,席尔瓦也能和包括萨内在内的任何一个左边路球员打出传跑配合。而另一方面,德布劳内会埋伏在两条防守线之间或罚球区弧顶处,站住位置。此时防守的注意力都放在球上,因此德布劳内一侧的空间被拉开。于是他只需要静待时机,等球出其不意传到他脚下时,他便可利用刚刚创造出来的空间。德布劳内既可以自己带球突破,也可以把球传给后排插上的队友。

曼城频繁使用的推进进攻方式利用了他们在边路的优势。英格兰的球队常常偏重于防守有球的一侧,严防同侧的传球。例如,当一支球队在左路发起进攻,防守重点就在左路;而另一边的防守球员会疏于防守 中路或同侧边路的球员。

看到萨内在场地另一侧招手,费尔南迪 尼奥立刻起高球长传给萨内。只要德国人 接到这个传球,他就能获得空间带球过人, 对付对方的右后卫。

利用这一点,曼城常常摆脱对手的布防,并采用大范围斜长传给边锋的方式推进至进攻三区。当斜长传送出时,由于对手的注意力都在较近的出球线路上,萨内和斯特林则被忽视。如果想要球,斯特林和萨内可招手示意队友送长传。接到斜长传, 萨内和斯特林有足够的空间一对一带球越过防守球员。曼城也随之进入机会创造模式。而这些大范围斜长传是避开对手中路 防守的有效手段,同时发挥球队天才球员的天赋。

相对于给球施压,英国球队更专注于防守覆盖。曼城中后卫常常有充足时间带球做决定。曼城的中卫完全不受阻拦地向前带球,这种情况再平常不过。但并不是每个对手都给曼城如此礼遇。例如,莫里齐奥·萨里(MaurizioSarri)所在的那不勒斯队,对曼城采取高位逼抢,希望在源头处扼制他们的进攻。穆里尼奥所在的曼联迫使曼城走右路,把球传到孔帕尼的脚下,与他的同伴奥塔门迪相比,孔帕尼的球技稍逊一筹。

图中对手意图围剿孔帕尼,利用防守阴 影限制他所有的传球路线。奥塔门迪识破 对手的意图,跑到孔帕尼身前去接球。由 于对手只是盯防孔帕尼,奥塔门迪获得足 够空间带球向前推进。

瓜迪奥拉已经教会球队判断将球交给后卫并由其向前出球的准确时机。作为最具压迫力的战术的一部分,对方会根据每个球员身体的朝向不让他接球,切断他的传球路线。这个战术也叫“防守阴影”。与席尔瓦和德布劳内利用盲点跑动创造空间类似,曼城的后卫们通过盲点跑动,判断加入进攻的时机。当对手试图通过防守阴影切断所有传球路线的时候,后卫会跑到 无人防守的下一条路线,并让队友看到自己。此时,他们会向队友要球,并有一定 的空间带球。正是由于采用了盲点跑位法,曼城才能如此顺利推进。

瓜迪奥拉为曼城的进攻组织准备了无数种备选方案。多亏他们的阵型和球员质量,他们能够有针对性地破解不同类型的球队防守。曼城多方位的进攻组织让对手很难应对他们的进攻,也就更难阻止他们的进球了。

当然了,这不是他的真名,他的原名是埃德松·桑塔纳·德莫拉埃斯。但我们不 可能忽视这位全能的巴西守门员给曼城带来的影响力。他的扑救能力显然要超出克劳迪奥·布拉沃(ClaudioBravo)。截止 发稿时,曼城本赛季只丢了20个球。当然,失球少也是后防线整体提升的结果。但这位24岁的守门员持续表现出高水准的球门技术,远胜布拉沃。

如图,当埃德松把球放在地上准备开门 球的时候,对手开始对曼城进行高位逼抢, 希望通过此举让曼城选择地面短传。见此 情景,前场三名球员便会往前跑,因为他 们清楚知道埃德松的长传能找到他们,而 且开门球也没有越位。于是,一个巨大的 真空地带在中场附近出现,而埃德松将球 精准地传给斯特林。

因为有他,曼城在低位破对手防守、组织进攻的时候,尤其是面对高位逼抢时,有了更多选择。正如前文所示,大部分国内球队在对阵曼城时都会选择回撤防守,而不是马上抢回控球权。对于那些想在开门球时就和曼城杠上的球队,埃德松通过他的长传给出更多的解决办法。

当对手向前靠近中卫并密集在防守三区时,埃德松给曼城的解决紧逼防守办法就越位,在对手紧逼防守的时候,曼城的进攻球员向可能收获进球的区域跑动。埃德松能够通过起高球,恰到时机地找到进攻球员,仅用一脚传球便越过大多数的防守球员。这些长传让曼城在机会创造方面处于有利地位:因为曼城有天才球员和速度是长传,彻底摆脱他们。既然开门球没有优势,无论他们是否正好处于对方球门附近,还是在人数上相等和有优势。

当对手开始预判大脚开球的落点时,中圈附近会出现很大空当,这就给了曼城球员空间去破逼抢。埃德松十分擅长传出这种击破对方区域阵型的长传,以至于现在已成为曼城破逼抢的不二选择。当曼城在阿提哈德球场(Ethiad)对阵托特纳姆热刺时,埃德松的的长传球轻松化解了毛里西奥·波切蒂诺(MauricioPochettino)的高位逼抢,他甚至在自己的罚球区里创造出了不少颇具威胁的进攻机会。埃德松的加盟使瓜迪奥拉的曼城成为目前世界上最不惧高位逼抢的球队。将优秀后防球员和埃德松的长传加以结合,曼城对于破高位逼抢便有了更多的选择。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